拐卖妇女儿童罪起刑点建议提至十年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宝妈呵护

更新时间:2019-05-29 10:07
今年在的两会正在进行当中,对于拐卖妇女儿童的关注度很高。 两会期间一位代表的建议上了热搜,热搜的题目是“建议拐卖妇女儿童罪最高调至死刑”。 具体内容是怎么样的呢。 下面小编就来和大家说一说。 代表建议 今年两会期间,一位代表的建议上了热搜,热搜...

今年在的两会正在进行当中,对于拐卖妇女儿童的关注度很高。
两会期间一位代表的建议上了热搜,热搜的题目是“建议拐卖妇女儿童罪最高调至死刑”。
具体内容是怎么样的呢。
下面小编就来和大家说一说。

拐卖妇女儿童罪起刑点建议提至十年 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

代表建议

今年两会期间,一位代表的建议上了热搜,热搜的题目是“建议拐卖妇女儿童罪最高调至死刑”。
但根据现行法律规定,拐卖妇女、儿童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有特定情形的,处十年以上或无期;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死刑。
3月11日,北京青年报记者专访了张宝艳。
她说,她的建议其实是将该罪的起刑点提高到十年以上。
她认为“拐卖犯罪的量刑必须重于绑架罪”。

去年曾建议

对人贩子终身追责

全国人大代表、公益网站“宝贝回家”创始人张宝艳称:“我建议加大对拐卖妇女儿童罪的量刑。
参照绑架罪,把收买妇女儿童和拐卖妇女儿童罪起刑点都提高到10年以上,直至死刑。

张宝艳说,上热搜的题目是“建议拐卖妇女儿童罪最高调至死刑”,从题目看,大家可能觉得拐卖妇女儿童罪终于可以判死刑了,其实现行法律规定,拐卖妇女儿童罪严重的就可以判死刑,“我的建议是,把起刑点提高”。
她说,去年广东就有一个案件,张维平、周容平等人拐卖儿童一案被公开宣判,法院以拐卖儿童罪判处张维平、周容平死刑。

说到为什么要建议提高起刑点,张宝艳首先向北青报记者介绍了目前此类案件的量刑情况。
她说,犯拐卖妇女儿童罪被判处死刑的情况并不多,在案件中主犯拐卖多个孩子、拐卖过程中致人死亡的,或者拐卖过程中有极其恶劣行为的会判处死刑。

“我认为,起刑点低,对拐卖妇女儿童的罪犯来说,起不到震慑作用;对于被拐卖者的家属来说,也起不到心理抚慰的效果。
我们在工作中发现,很多拐卖妇女儿童的人都是惯犯。
有一些人是出狱后再次犯罪。
我们曾经还遇到一个家庭,家里有两个收买的妇女都逃跑了,然后他又买了第三个。
如果‘拐卖妇女’要判重刑,他还敢不敢再犯,如果‘买媳妇’要判重刑,他还敢不敢多次去买!”张宝艳说,以前,收买妇女儿童是不入刑的,不妨碍解救、不虐待被拐卖者就可以不被追究。
后来,刑法修正案九规定一律追究刑事责任。
“这就是一个进步,但我感觉这一步还是迈得有点小。

拐卖妇女儿童罪起刑点建议提至十年 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去年张宝艳提了“取消诉讼时效限制,对人贩子终身追责”的建议。

张宝艳说,她经常遇到一些困扰,在工作中帮助孩子找到家之后,发现有的人贩子最终被判刑,但有的没被判刑,“因为有诉讼时效的问题”。
张宝艳说,“诉讼时效最长是20年,但很多孩子找回来都是20年之后了。

“宝贝回家”网站

让4300多个家庭团圆

谈及创办“宝贝回家”网站的初衷,张宝艳说,1992年她看了一篇报告文学,讲的是家长找孩子的事情。
“当时我非常震惊,后来,过了两三个月,我母亲领孩子上商场时和孩子走散了,我知道后吓得不行,一下子就联想到了那篇报告文学,想孩子是不是被人贩子拐跑了。
其实孩子走散后,自己上我父亲单位了,孩子当时才三周岁。
找孩子的那几个小时,满脑子想的都是孩子丢了,以后我可怎么办。

张宝艳说,虽然是虚惊一场,但这件事过后,她开始关注孩子丢失的家庭。
这些家庭寻找孩子的方式比较原始,贴寻人启事、搞寻子联盟,“这些方式效率低,有些家长看到被拐卖的孩子,不知道是谁家的,由于没有渠道,也帮不到这些孩子。
我爱人是教计算机的老师,后来我们就想创办一个平台,信息可以共享,于是建立了‘宝贝回家’寻子网站。
网站共帮助了4300多个家庭找回孩子。

2019心愿

六一儿童节希望能成为法定假日

今年,除了建议把拐卖妇女儿童罪起刑点提高到10年以上外,“我希望六一儿童节能成为法定假日。
”张宝艳说,每年六一孩子放假但家长不放假,如果家里有人看孩子还好,如果没有,这一天反而成为了家长的“难题”,因为没地方安置孩子。
另外,孩子过节日,如果没有家长的陪伴,也没有太多的实际意义。

今年,未成年人保护法大修也是社会关注的重点,对此,张宝艳说她关注的是儿童乞讨问题。
“从未成年人保护法角度来看,还缺乏一些落地的细则。

对话

创立寻子网站 曾被当成骗子

北青报:“宝贝回家”寻子网站有没有遭到过质疑?

拐卖妇女儿童罪起刑点建议提至十年 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

张宝艳:“宝贝回家”寻子网站是2007年创建的,刚开始的时候,一些寻子家长认为我们是骗子。
为了运营这个网站,我把工作也辞了,又有人会觉得我们另有目的。

网站创建初期是自费,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2009年年底。
那时候网站工作量特别大,当时有人跟我们沟通,说要持续发展的话,应该接受社会赞助,自己的能力有限,把规模扩大,增加人员的话可以提高寻亲效率。
后来我们开始接受社会赞助,有了办公室和工作人员,慢慢发展起来。

北青报:截至2009年,一共投了多少钱?

张宝艳:十几万。

北青报:现在“宝贝回家”公益网站是如何工作的?

张宝艳:我们帮助被拐及走失孩子回家,也帮助被拐妇女回家,另外还帮助其他各种原因失散的家庭团圆。
现在,我们有30多万名志愿者,平时用QQ群工作和沟通,QQ群就有300多个,另外,还有微信群。
这些工作群有的按照地区来分,比如北京群、上海群、广东群等,有的也有按照工作性质分,比如“家长找孩子”的群、“孩子找家”的群,还有媒体群、论坛群等。
每一个寻亲的资料登记之后,会有志愿者去跟进。

相关推荐:

  • 为什么飞机儿童票比成人票贵儿
  • 中国超六成儿童睡眠不足8小时
  • 中国超过6成青少年儿童睡眠不
  • 《纽约时报》2015最佳儿童绘本
  • 留守儿童骑车20公里找父母爱的
  • 儿童营养早餐所需的9种食物宝
  • 抗生素头孢硫脒曝危机3成受害
  • 儿童传统文化教育果真从《弟子
  • 中国儿科医生告急平均2300名儿
  • 中国好外公!65岁为孙儿手绘26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