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个孩子3个有遗传病孕婴童行

更新时间:2021-11-02 11:06:45
  近些年来,国家在科普安全避孕知识上花费了大量时间和精力,各个乡镇也在积极响应国家政策,在搜索软件上随手一搜,定远县、卞桥镇、莘...

  近些年来,国家在科普安全避孕知识上花费了大量时间和精力,各个乡镇也在积极响应国家政策,在搜索软件上随手一搜,定远县、卞桥镇、莘口镇…… 都在进行“避孕宣传“,并且免费发放安全套。

  这些贫困如斯,还要拼命生孩子的家庭,很多并不是因为“缺乏文化”,而是觉得避孕成本较高,避孕手段麻烦。
  一盒合规的避孕套(10个装)均价在100元左右,一盒有效的短效避孕药均价也在100元左右……每个月100叠加到一年就是1200元,这对于一个贫困家庭来说,可能是一家人几个月的口粮钱。
  假如不小心怀孕,要去医院做人工流产的话,局部麻醉大约在2000左右,无痛人流大约需要4000-5000,又是一笔更大的开销。
  并且避孕套的使用对他们来说费时费事,被生活压力缠身的他们更无暇顾及避孕药的按周期服用……久而久之,孩子便越来越多。
  图片来源自网络
  城市家庭大多懂得养育孩子的压力,家有一只四角吞金兽就能让父母操碎了心,更别说是九个、甚至更多了。
  然而,对于很多贫穷地区的家庭来说,和看似昂贵的避孕成本相比,多养育一个孩子的成本仅仅需要满足生存,即便是顿顿清汤寡水,孩子也能长大,根本不会考虑教育成本。
  比如本段刚开头的那位丈夫居然认为自己并没有什么压力,打工赚来的钱刚好能够孩子们的生活费。
  至于教育费和活动费等等都不在考虑范围之内,换句话说,这位父亲觉得只要孩子饿不死(可能也吃不饱)就等于尽了自己的责任,何来困难可言?
  “生而不养”,恶性循环
  大家还记得《何以为家》里那个身世可怜的男孩赞恩吗?
  “我要控告我的父母,因为他们生下了我!我要他们停止生孩子!”他站在法庭上,一字一句地状告自己的父母。
  赞恩一家住在一个相当狭小的房子里,生活十分拮据。赞恩是家里的长子,由于父母很穷,毫无节制地生孩子,使得家里的孩子们都成了没有户口的黑户,无法享受任何来自国家的援助。
  小小年纪的赞恩在杂货铺给老板帮工,以承担部分家庭的开支。父母为了钱将赞恩刚来例假的妹妹卖给了杂货铺的老板,最终使其被折磨致死。
  赞恩忍无可忍,当着法官和父母的面吼出了那些藏在心底很久的话。
  创造一个孩子是容易的,可养育一个孩子无比艰辛,除衣食外,还需要良好的生活环境、丰富的教育资源、充裕的课外活动等等,不一定成龙成凤,至少人格健全、德行兼备,成为一个独立且能被社会接纳的人。
  而小“赞恩”们的生活条件,也许连基本的衣食都无法实现“健康”二字。
  在菲律宾的贫民窟,“Pagpag”是居民们最爱的食物,你或许很难想象,这些食物的来源是餐厅不要的垃圾。
  食客们吃剩的残羹剩饭,被专门负责收集的人将它们一一打包装袋,送到穷人们的餐桌上,成为他们最爱的“佳肴”。
  乙肝、肺结核、寄生虫病……这些传染类的疾病,以及餐馆在厨余垃圾上喷洒的消毒剂就是这样成为他们生病甚至致命的源头。
  即便如此,依然要吃,因为要活下去;即便如此,依然要生孩子,因为“没有钱避孕”。
  生了又没有养育的能力,孩子不仅早早扛起家庭的重担,甚至要在“吃垃圾”中长大,贫困之后还是贫困,周而复始,恶性循环。
  除此之外,还有一类父母,他们长期固化在“重男轻女”的泥潭里无法自拔。

相关推荐:

相关阅读

母婴论坛

育儿百科